Ted 死刑辩护教我做的事

演讲者:黄致豪
地址: via:死刑辯護教我的事情 | Confessions of a death row lawyer | 黃致豪 Leon Huang | TEDxTaipei - YouTube

2014 年 5 月 21 日,在台湾台北发生了一起「无差别杀人」事件。21 岁大学生郑捷在一辆列车上,手持两把水果刀及瑞士刀行凶。期间总共造成 4 人死亡 ,24 人受伤,多数伤者的伤势集中在腹部和胸部。
黄致豪律师为郑捷的辩护人。

我们常说:人人在司法面前都是平等。但这种平等可以做到么?马英九二审被判有罪,后来大法官释宪获得上诉机会;香港终审法院驳回曾荫权行为失当定罪,曾支付的律师费为 3000 万港币。其实在这里并不是想讨论他们案件本身的问题,只是在一般人面前他们所获得的机会是普通百姓所无法企及的。所以作为律师我不在乎字面意义上的的平等,而是去思考在认真核实了解一个案件的基本事实后,该案本身是否符合正当程序的这一法律概念。

黄致豪:第一次律见时,期待「他」是一个怪物。

这种感觉我也有体会到,之前办理过一个刑事案子,为了使得被害人的身份无法核实,同案的主犯在掩埋尸体时,撒了大量的白糖。结果当时看卷宗时差点吐了出来。但是当我第一次见到矮个子、瘦小的被告人 Q 某时,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货能做出这事来?

黄律师在演讲里讲到「死刑执行的程序问题」,黄律师说他一直在尝试申请再审、非常上诉等程序救济,但是作为一个辩护人却不知道自己的当事人要执行死刑了。我不知道大陆的死刑犯人是如何执行死刑的,但我知道做死刑复核的律师做的异常艰苦,因此也没有律师愿意做死刑复核程序。

黄律师所说:一个案件,激情结束之后,我们要为我们下一代做些什么事情呢。这个问题我认为每一个人都不应该去回避,你们内心深处都应该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答案。
以上为一个偶尔做刑事案件的民事上律师的碎碎念。